【因为封城献身的妈妈】

[复制链接]
查看429 | 回复0 | 2022-8-26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3242191643
2022/05/14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8,754 字


  我是一名高中生,再过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对于全国这几年要高考的学生
来说运气是不好的,疫情让封城,上网课让大家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

  好在我是幸运的,我在的城市除了初期那几个月就没爆发过疫情。我家条件
也还不错,爸妈为了我早上能多睡会,晚上早点回家,特地在学校旁边的小区买
了个房子。而且我有哮喘,上下学的距离太长对我也很吃力。

  爸爸平时工作太忙,公司也离这太远,还住在老房子,陪着我照顾我起居的
都是妈妈。

  刚住进这里的时候妈妈领着我在小区转了转熟悉了一下环境,走到小区门口
的时候感觉门口保安我好像认识。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我初中同学,高俊。

  「喂,还认识我不?」

  他正叼着烟玩着手机,被我一问愣了几秒。

  「你是…刘宁?我靠,还真是你啊!」

  「当然是我啊,你咋混的,怎么干这个了?」

  「嗨!干着玩呗。」

  高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宁宁,这位是你朋友啊?」

  妈妈看我俩聊了起来就也走过来了。

  「妈,这是我初中同学,在这当保安呢。」

  「妈?…这是你妈妈?阿姨好漂亮啊。」

  我妈确实很漂亮,五官精致很有气质,虽然四十多了皮肤保养的也光滑细嫩。
而且那天还穿着一件修身纱裙,上面带着暗花。深色的修身的裙装紧致的包裹着
丰满的胸部,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裁剪恰到好处的露出锁骨以及双臂,白嫩
的脖颈上也没有一丝皱纹。没过膝盖的裙摆下露出一双穿着超薄黑丝的笔直美腿,
36码的脚踩着黑色尖嘴高跟鞋。走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也难怪高
俊当时眼睛都大了一圈。

  反观高俊,他一点也不高,也不俊。成天守在小区门口把脸晒得黑黑的泛着
油光,头好像也很久没洗都打柳了。瘦瘦的身体保安服也不合身,像是被装进面
口袋里一样。

  「你好啊小朋友,嘴真甜,你怎么不上学啦?」

  妈妈咯咯的笑了几声。

  「我嘛,学习不好就没上高中,太贪玩了,不像刘宁一直是好学生。

  「哦,那可惜了。」

  「他不可惜,工作嘛,干什么不是干啊。就算我以后开公司当老板,必不可
少的也是看大门的。高俊,以后你就来我公司看大门,我多给你两个钱儿。」

  高俊附和的笑着,越笑越尴尬。

  我这么说不是情商低,而是故意的,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初中的时候他坐我
后座,上课不老实,没事就踢我凳子,用笔戳我后背。当时他就认识一帮大我们
几岁早早辍学的混混,加上我胆子也小不敢拿他怎么样。最后就发展成和我借钱,
借了也不还,不借放学就找人堵我,把我拉到巷子里打几巴掌,踹几脚。有一次
他还抢走了我治疗哮喘的喷雾,让我差点犯病。那天看到他的第一时间这些不好
的回忆一下涌了上来。

  现在的我已经明白他那些虚张声势的把戏,我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和老师说,
不和妈妈说,越想越气,越气我就越想羞辱现在的他。最后他转移了话题又闲聊
了几句我和妈妈就走了。

  回家的路上妈妈还怪我不会说话,我没有告诉她我这么做的原因,怕妈妈担
心,就说只是开玩笑,朋友之间很正常。

  之后我每次回小区都会找他聊几句,和他炫耀妈妈又给我买了名牌鞋名牌衣
服,把新换的手机拿给他看,没等他按几下我就一把抢回来。

  大概过了一个月,那天早上起来突然得知全城静态管控,小区都不让出去。
原因是昨晚一个出租车司机确诊了新冠。这是我们这自第一波新冠以来首次有人
确诊,本来大家都松懈不怎么带口罩了,再加上确诊者的职业接触的人会很多,
一时间大家人心惶惶。

  当天早上就有人来给我们做核酸,排队的时候我看到维护秩序的大白身上竟
然写着高俊两个字。问过后得知,因为我们小区太大人太多,做核酸的点就有6
个,人手不够就把小区保安也拉来帮忙了。

  过了几天,新增确诊果然开始爆发,看来要封很久了。第一周还好,家里有
些菜,第二周的时候家里带叶的都没了,只有米面,连鸡蛋都没了。和物业沟通
也没有结果,说物资还没发到这个区。妈妈只能在微信里加各种群看能不能买到
菜。最后虽然成功买到了一些,但严格意义讲小区是不能和外界有物品联系的,
怎么带进来又成了问题。

  我们小区也有几个确诊属于严格管控,有几个楼的人楼道都不让出,做核酸
都是上门做。所以小区周围也是看管的很严格,晚上还有警车时不时的来巡逻。

  最后妈妈想到我和高俊不是同学嘛,他现在是工作人员,权力会大点。我很
不乐意,感觉高俊根本不会帮忙。但妈妈还是在第二天排队做完核酸后把他拉走,
问他可不可以帮忙。

  没想到的是他很爽快的答应了,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可能这几年他变了,
以前他不懂事也不代表以后也惹人厌吧。走前他加了妈妈微信方便沟通,我也说
了句谢谢。

  就这样,高俊每过几天都会帮我们家接点菜回来,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他几乎
都是晚上12点左右来,直接送上门。

  又过了半个月确诊越来越多,那个偷偷往小区里送菜的人好像被抓了,还好
的是政府的物资到位了。可刚解决一个问题又来了一个问题,这次的问题和吃饭
可不可口比起来严重的多,我的哮喘喷剂要用完了。

  买药不比买菜,妈妈在微信群里辗转腾挪了两天也没找到药。最后想到能帮
忙的还是高俊,他可能会有办法。

  就在高俊帮我们家送物资的时候妈妈和他提了这事,他答应回去想想没有办
法。虽然还没解决,妈妈就已经握着他,向他鞠躬道谢。这个姿势让高俊看到我
妈裙子里深邃的乳沟,让他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过了几天还没有信儿,这些天妈妈也没闲着,每天都加各种群帮我找药一直
到凌晨。眼看我的药就剩下三天的量了,那天晚上十点多,我还在学习,妈妈刚
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这时突然有人敲门,是高俊。

  「阿姨好,你和刘宁还没睡呐。」

  「没呢,他学习呢,怎么样了,能找到药了吗?」

  我在屋里听着,高俊顿了一下说。

  「找是找到了,可就是…」

  「太好了!找到就好啊,怎么啦?」

  从声音就能看出妈妈的喜悦。

  「唉,阿姨你出来咱俩在门口说,别打扰了刘宁学习。」

  「好。」

  妈妈想都没想,穿着睡裙就跟着高俊出去了,门也关上了。

  过了几分钟妈妈还没回来,这时我已经看了两个小时的书眼睛都花了,背也
酸疼,我身了个懒腰决定去门口看看。刚走到门口我就听到妈妈的抽泣声,我疑
惑的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看。

  「呜呜…求你想想办法,宁宁的药就剩三天了。」

  面对妈妈的哭诉高俊掐着腰皱着眉头很为难的样子。

  「唉,可我也说了,我好不容易联系到这个家里开药店的朋友。药是有可运
不进来啊。」

  「就不能让他送来吗?」

  「他那里也不让出门啊。」

  「那…那你去拿呢?」

  「这不是一个道理吗?我怎么出去啊,被警察抓到要被关的。」

  「求你了!看在你们同学一场的份上,帮帮宁宁。等解封了阿姨请你吃饭行
吗?」

  妈妈拉着他的胳膊摇了几下,边哭边说。低胸的吊带睡裙本就盖不住妈妈傲
人的双乳,加上这么一晃,月光撒在上面更加诱人,看的高俊头晕目眩。

  「阿姨…我…」

  妈妈抹了抹眼泪看向高俊,发现这孩子正盯着自己的胸部看,裤裆也鼓起来
了。妈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穿着在外人面前是多么不得体。

  为了不让这个少年再视奸自己的身体,妈妈赶紧转过身去把胸口的布料往上
提了提,想挡住胸部。可这样一来,本就吃力遮住臀部的裙摆彻底挡不住妈妈挺
翘的肥臀。高俊也第一时间发现,下体更加肿胀像是要把裤子撑破似的。

  「小俊,你先回去吧,谢谢你了,我再想办法。」

  妈妈背对着高俊不敢转身,过了几秒见高俊还是不说话,也没有回去的意思,
她不知道身后的少年正盯着自己的屁股。

  「那个…那阿姨先回去了,宁宁该着急了…啊…」

  话音未落,高俊从背后一把搂住妈妈。

  「阿姨,我答应帮你,但你也要帮我一次。」

  高俊的头搭在妈妈肩头,妈妈用力掰他的手想挣脱。可这双有力的大手根本
掰不动,而且越来越往上摸,逐渐抓住了妈妈的双乳。

  「小俊…小俊你冷静点啊小俊,我是宁宁的妈妈啊,你不能对我做这种事,
你是他同学啊。」

  胸口被袭击让妈妈更加慌乱,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转头劝着高俊。可高俊是
铁了心,顺势亲吻起妈妈的脖颈。

  「阿姨,你不是说药就剩三天了吗?除了我没人能帮你,你也帮帮我这很公
平,这也是帮你儿子。」 就当妈妈还在犹豫的时候,睡裙的吊带已经被弄得滑
落肩头,双乳也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事情发展的太快,我一直在猫眼里看着,被
高俊对妈妈做的事所震撼到。当我反应过来时,高俊的脏手已经开始揉抓着我妈
的奶子,五根手指深深陷进乳肉。

  我镇定了一下,想冲出去解救妈妈。可就在我的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我犹豫
了。他说的没错,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他。不然怎样呢?三天后我去过发病会是什
么下场?我还有下半生活吗?

  我盯着放在门把上已经开始发抖的手,我其实没变,过了几年了我还是这么
怂。其实这段时间我每次去和他炫耀,嘲讽他的时候我内心深处都有些害怕,怕
他突然翻脸,怕他找我麻烦。我咬的牙齿咯吱做响,我恨他,更恨懦弱的自己。
初中的时候高俊欺负我,现在他又在我家门口侵犯我妈,明明和我就隔着一道门,
可我还在这里贪生怕死。

  高俊看妈妈不反抗了认命的站在那里供他玩弄,他胆子也大了起来,蹲下身
子彻底掀起妈妈的睡裙。他一开始盯着我妈的屁股看了了几秒,黑色蕾丝边的内
裤挡住了不少臀肉。高俊把内裤的两边往中间扯,本来正常的内裤被他扯得像丁
字裤似的。

  这样的拉拽正好也让肉穴也受尽摩擦,妈妈咬着下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高
俊一手往上扯着内裤一手揉捏着我妈的屁股,还把脸埋在肉臀中间用力摩擦,舌
头也狂舔。月光让满是口水的屁股闪闪发亮。

  玩了一会后高俊突然把我妈内裤的底部拨到一边,舌头瞬间就钻进了妈妈的
肉穴。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我妈赶紧捂住嘴巴,差点就叫了出来。

  妈妈回头望着在自己屁股后面疯狂吮吸的小保安,推着他的头,用眼神哀求
着。可高俊不仅没有住嘴还把手指伸了进去,寻找扣挖着妈妈的G点,与此同时
阴蒂也被不断拨弄。妈妈捂着嘴流着泪,但多重刺激下妈妈还是坚持不住了,大
量淫水喷射而出。

  高潮过后让妈妈双腿酸软跪在了地上,高俊顺势脱下裤子把早就硬的黑红的
鸡巴戳在妈妈脸上,此时还有几滴泪滑落到他龟头上。

  「阿姨舒服了,这下轮到我了。」

  高俊的鸡巴和他瘦小的身板有些不成比例,又长又粗。上面还满是像老树根
一样的青筋,让它更是狰狞。

  妈妈不敢看它,委屈的眼神一直望向另一边。高俊用龟头顶了几下我妈的嘴
唇,可妈妈还是敏着嘴。 「阿姨,吃啊,药不要了吗?不想救你儿子了吗?」

  高俊边说边用大鸡巴在妈妈的脸颊上抽打,清脆的声音让楼道的声控灯都亮
了。

  「你答应我一定要拿到药…」

  见我妈终于开口说话,高俊也是立马答应。妈妈跪在地上直了直身子,看了
一眼面前粗大的肉棒后闻了闻,骚臭无比。

  「不好意思阿姨,最近总穿着防护服,天又闷热还没地方洗澡,味道挺大的
吧?今天正好你帮我舔干净吧。」

  最后妈妈用既生气又倔强的眼神看着高俊,还是张开嘴巴吃下了他的大骚鸡
巴。我妈的嘴巴本来就小,很吃力的长大才能含住高俊的龟头,与此同时两行清
泪又滑落在地。

  高俊一脸淫笑的低头欣赏着我妈吞吐着他满是污垢的鸡巴,一边慢慢挺动腰
身一边帮我妈擦眼泪。

  「阿姨眼神温柔点嘛,都吃我的鸡巴了还这么恨恨的看着我干嘛。」

  高俊突然一用力,整根鸡巴没入在我妈嘴里。妈妈本能的往后退,可头被他
双手搂住动弹不得。这种喉咙被龟头顶住的感觉让我妈的嗓子不自觉的做吞咽动
作,更加刺激着高俊的快感。

  妈妈用力的推着她的腿,可他还是紧紧抱住我妈的头又爽了好几秒才松手,
随即而来的是剧烈的咳嗽,楼道灯又亮了。

  「好了,差不多该结束了。阿姨再不回去你儿子该着急了。」

  高俊拉起妈妈的身体准备插入。

  「不行啊!只有这个不行,我帮你吸出来…啊…」

  再多的反抗都是徒劳,高俊把妈妈压在我家的防盗门上,鸡巴已经插入,猫
眼正对着妈妈痛苦委屈的脸。

  「疼,好疼啊…啊…你慢点…」

  高俊才不管那么多,操别人老婆操别人妈妈的时候哪需要什么怜香惜玉。他
刚一进去就猛烈抽插,一手绕到妈妈胸前揉抓着奶子,一手捂着我妈发出哀叫的
嘴。他还舔着我妈的耳朵,鼻息正好吹到猫眼上泛起一阵白雾。

  「别叫那么大声,不怕你儿子听到吗?出来后看到你这副骚浪模样被我干会
有心理阴影吧。」

  随着淫水更多的分泌和逐渐适应大小的阴道,妈妈逐渐安静了些。虽然还是
皱着眉,但表情明显不是刚才那种疼痛而是羞耻。

  「阿姨里面好紧啊,是老公不常用吗?还是老公太细小了没撑大?」

  妈妈不予理会,只想快点结束,可此时高俊却放满了速度。

  「你怎么了,能不能快点结束啊…」

  「哎呀,这几天太累了,腰有点酸,阿姨你在上面吧。」

  高俊坐在了楼梯台阶上等着,妈妈犹豫了几秒还是过去了。妈妈扶着肉棒准
备往里插的时候说了句。 「好硬..。」

  「是吗?你老公都不这么硬吗?」

  妈妈没理他,慢慢往下坐。虽然已经适应,但再次插入还是要慢慢的才能不
疼。终于到底,我妈开始在高俊身上慢慢的扭动着腰,屁股上还有两只大手一直
在揉抓。

  「阿姨,你这个速度我一晚上都射不出来啊。我是无所谓,你不想早点回家
去吗?」

  妈妈终于开始加速,从一开始的前后扭动变成了上下的起坐。

  「喔~爽。」

  高俊嘴里也不闲着,两个奶子一边吃一会。随着妈妈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肉体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楼道里的灯一灭马上又被点亮。

  「阿姨~我要来了!」

  高俊突然站起来,抓着屁股抱着妈妈,把妈妈压在墙上疯狂抽插。妈妈的身
子腾空,为了平衡也只能搂着他的脖子。

  「别射里面…求你了小俊!」

  高俊仿佛听不到一般只顾着埋头猛干,疯狂的亲舔吮吸着妈妈的脖子。

  「啊…我也…」

  随着高俊的一声低吼,巨量的精液喷射进我妈的体内,足足射了十几下。炙
热滚烫的精液冲刷着许久没被内射的子宫,这快感让妈妈像是触了电一般直通大
脑并且身体抖动,紧紧的搂住高俊,高潮了。

  楼道了终于安静了,灯也再没有亮起来。我赶紧回了房间,长时间一个姿势
站立让我的腿有点僵硬,差点摔了。

  过了几分钟妈妈终于回来了,她看了一眼在桌前假装学习的我立刻进了厕所
洗澡。过了十多分钟妈妈出来了,说药有希望了,让我放心,然后她先睡了。我
含着泪水轻轻嗯了一声,紧紧握着的水性笔差点被我弄断。

  我呆坐在桌子前不敢相信这一切,好像在做梦,是不是真的在做梦?我好想
回到一小时前的心情。就在我准备上厕所尿尿的时候,厕所排水口周围散发出的
精臭提醒我这不是梦,我的妈妈真的被欺负我的人操了。

  第二天妈妈自然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起床总能有热乎可口的早餐,看书的
时候给我拿水拿水果吃,只不过看我的眼神有些闪躲。她一直焦急的看着手机,
好像在等药的消息,可高俊一直没信儿。

  一直到第三天晚上,明天我就断药了。晚上12点,我刚看完书准备刷牙睡觉。
这时妈妈突然从房间出。她身穿一条我从没见过的红色连衣包臀裙,裙子很短,
刚好盖住屁股。而且是低胸的,两个白嫩的乳房露出来大半,都能看到黑色蕾丝
文胸的边缘。

  「妈妈去去拿药,宁宁你自己先睡吧。」

  妈妈亲了我一下就走了,还特地从鞋柜里找了一个红色高跟鞋。鞋跟很高,
能有十厘米,弯腰穿鞋的时候因为裙子太短漏出半个屁股。奇怪的是透过黑色丝
袜看不到里面的内裤,可能是肉色的?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听到了妈妈卧室里手机响了,应该是走的太急忘带了。我
知道密码,打开一看是高俊发来的消息。

  「别让我等太久。」

  我往上翻,上一条消息是十分钟前发的。

  「药我拿到了,穿上你最短的裙子来保安室找我,一定要穿黑丝,不许穿内
裤,最后满足我一次就把药给你。还有一张他拿着一包药的配图。」

  我心里一沉,可恶,妈妈又要被他玷污了。我脑子飞速旋转想着对策,突然
意识到既然药已经在他手里了,那为什么不直接抢过来呢?虽然我有哮喘身体比
较弱,但我和妈妈两个人对付他绰绰有余。

  对!就这么干!我要保护妈妈!我随便找了个大短裤和半袖,套上就出了门。
我家的楼距离保安室有点远,我想先追上妈妈先一起讲好对策。我想先礼后兵,
先给他钱,多给点也无所谓,如果他还是得寸进尺就用抢的。

  虽然我已经加快了脚步可还是没赶上,转过弯正好看到高俊搂着妈妈的腰进
了保安室。

  不要紧,我闯进去再说。我脑子里快速模拟着如果要动手的话用什么招式,
实在不行就踹他裆,一脚把他玷污妈妈的东西给废了。

  就当我走到门口准备闯入,突然听到里面传开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而且不
是高俊。屋子里竟然还有人,英雄救美的计划一下就泡汤了。

  我探头往屋里一看,这个男人是保安队长。此时他赤膊上身嘴里叼着烟打量
着妈妈,而妈妈站在房间中央低着头不敢看他。他三十多岁皮肤黝黑,身材特别
高大还长了一身腱子肉,因为天热光头上满是汗水,灯打在上面都反光。

  「这个就是你说的骚货?身材确实不错。」

  「是呀,这是我们队长,药这事多亏了他,还不快谢谢队长。」

  「谢谢…谢谢队长…妈妈磕磕巴巴的说着,依然不敢抬头看他。」

  「谢谢?这就完啦?」

  光头一把掀起妈妈的裙子,丝袜肥臀一下暴露在两个人眼前。

  「哟,这骚货确实听你话啊,果然没穿内裤。」

  光头把妈妈搂在怀里,双手绕到臀部揉捏着。妈妈一边挣扎着一边扭头看着
高俊。

  「小俊…这和我们说的不一样啊…你骗我。」

  「这也没办法啊,没有队长帮忙这事确实成不了啊。」

  高俊一脸坏笑晃了晃手里装药的塑料袋。

  「怎么,你肯给这小子操怎么就不能给我操,我比他差吗?」

  光头脱下裤子露出比高俊更加雄伟的阳具。巨大的鸡巴高高翘起,龟头的位
置比肚脐眼还高,而龟头充血涨的和鸡蛋一样大。妈妈被这巨物吓到了,捂着嘴
往后退。

  「怎么?阿姨想跑?」

  高俊一把搂住妈妈,然后把妈妈按在了保安室里的沙发上。光头走过来,妈
妈双手被高俊绕过头顶按住,只能踢着腿想用高跟鞋踹他,不让他靠近。可这哪
里会管用,妈妈的双腿很快被光头控制住,他低头对着妈妈的肉穴隔着丝袜狠狠
地闻了一下。

  「喔~真不错。」

  随后他抓着我妈的脚腕把腿弄得笔直,把高跟鞋脱了后舔着妈妈的脚底,又
张开嘴一口吃下五个脚趾吮吸。妈妈被他弄得又痒又羞耻,扭动着双腿。

  玩够了脚光头把妈妈的高跟鞋重新穿上,从小腿一直舔到大腿根。随后他把
妈妈的双腿掰成M形,隔着丝袜舔着妈妈的大腿内侧,最后用牙齿撕扯开丝袜的
裆部。

  「啊!…嗯…不要啊…嗯…」

  光头开始疯狂吮吸妈妈的肉穴,呲溜呲溜的声音比我旁边草丛里的蛐蛐声还
大。

  「哇,老大舌功了得啊,嫂子真享福呢。」

  「呵,那肥婆我多少年没舔了,提不起兴趣。」

  说着话光头扶着鸡巴准备插入。妈妈看着这个巨物要进入自己的身体吓得闭
上了眼睛。

  「别怕,我和这小子不一样,我会心疼女人,我会慢慢来的。」

  妈妈睁开眼睛,看着巨大的鸡巴逐渐没入自己的身体。每进去一截光头都退
出一点小幅度抽插几下,让我妈逐渐适应他的尺寸。

  过了两分钟终于到底了,光头开始慢慢加速。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又黑
又粗的鸡巴不断进出妈妈的身体,我妈的大白屁股被他撞得劈啪作,掀起一阵阵
肉浪,本来满是疼痛的呻吟也混进了一丝浪劲儿。

  高俊闪到一边,把妈妈完全交给他享用。光头一边吮吸着妈妈的舌头一边揉
着妈妈的奶子,腰身幅度越来越大,力度也越来越狠。

  「啊…我…我不行啦…妈妈用力抓着光头的背,来了第一次高潮。等妈妈缓
过神,光头扶起妈妈准备后入。

  「骚货,你刚才手劲也太大了,我老婆要看到抓痕我可怎么交代啊。」

  光头刚插入,高俊也脱了裤子过来了。

  「队长,我忍不住了,我先用用她的嘴。」

  妈妈因为身后大鸡巴的插入刚叫了一声,嘴巴就被身前的大鸡巴堵住,发出
呜呜的声音。两个人一前一后,同时抽插着我妈的两个肉洞,让我妈的奶子腾在
空中前后甩动着。

  「喔~喔~」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她的嘴那么爽吗?」

  「另一番滋味啊,队长要不要来试试?」

  「好,那换位置。」

  两个人立马对调,妈妈刚得到休息的两个肉洞又被重新插入鸡巴。此刻我妈
就像是这两个人发泄欲望的肉便器,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话说你这人是真坏,你不是说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总欺负那小子吗?现在又
欺负他妈。」

  「什么?小俊你…」

  妈妈听了这话立刻扭头吐出鸡巴。

  「嘿嘿,阿姨还不知道吧。以前无聊我就戏耍你儿子玩,还找他要保护费,
不给放学就揍他。」

  「你…你混蛋…呜呜…」

  妈妈的嘴巴又被光头的鸡巴堵住,继续承受着身后这个霸凌自己儿子的人的
抽插。

  高俊抬手向我妈的屁股上抽了几巴掌,挺翘肥软的臀肉被击起一层层肉浪,
像摔在碗里的果冻颤动着,白皙的皮肤瞬间多了几个红手印。

  「知道吗?以前我把他堵在小巷子里的时候就是这么抽他的脸的,没想到几
年后我还能操着他妈抽他妈的屁股。我可真要感谢你们母子,两个都供我玩乐。」

  妈妈气得不行,可反抗不了,只能用手朝身后打了几下。谁知高俊直接抓住
妈妈的两个手当借力点用力往后拉,妈妈上半身被拽起,吐出了光头的鸡巴。

  「不好意思了队长,我先射了。」

  「靠,这就射了?」

  这混蛋开始加速,妈妈被干的大声淫叫,在他射精前就被操的泄了身子。

  高俊射精后扔下瘫软的妈妈,我看到了我妈的泪水,可能气自己为什么会被
霸凌儿子的小混混干到高潮。

  光头重新压在我妈身上,发泄着最后的淫欲,几分钟后他也射进了我妈的身
体。旁边叼着烟的感觉晃了晃手里的药。

  「阿姨,这包东西不能都给你。每次给你一点,用完的话晚上就来保安室找
我。」

  那段时间妈妈过不了两天就要去一次,每次都很疲惫的回来。出去的时候明
明是穿着丝袜,回来的时候却光着腿。

  开始妈妈的情绪很低落,白天也总是睡觉。后来可能是麻木了,情绪恢复了
正常,但还是爱睡觉,有时候耽误了做饭。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解封了,噩梦终于结束了,我和妈妈的生活也恢复了正
常。

  又过了一个月,有一天半夜我肚子疼起来上厕所。发现妈妈的房门没关,床
上也没人,我打了几遍电话也没人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个月前的那种感觉
又回来了。

  我出门走向保安室,靠的越近我脚步越慢,我害怕看到不愿看到的景象。终
于我还是探头往里望了望,我仿佛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房间里除了高俊和光头还有其他三个人,我认出来了,这三个都是以前帮高
俊放学堵我的小混混,前胸后背满是纹身。

  妈妈坐在一个胖子的鸡吧上,嘴里吃着另一个人的肉棒,身后还半蹲这一个
黄毛操着我妈的屁眼。这时妈妈已经满身精液,疲惫的伺候着三个人,高俊和光
头早就发泄完毕在一旁抽着烟欣赏。

  妈妈为什么啊!!家里明明有药,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这高俊拿着妈妈的手机看了看。

  「喂,你儿子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是不是发现你没在家了?要不你赶紧回
去吧,咱们以后机会多的是。今晚你高潮七八次了,也该满足了吧。」

  我最喜欢的,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妈妈,甚至不肯吐出嘴里鸡巴,只是摇了摇
头。

                 完结

  本人最近确实遇上封城了,也感受到了物资的紧缺。以此灵感写了篇短的,
希望大家喜欢。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上一篇:【抗疫为爱鼓掌】(02)
下一篇:【欲望之姑嫂的堕落】(9-10)
【玉璞集 YUPU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