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妻子推向了父亲】

[复制链接]
查看643 | 回复2 | 2021-9-17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把妻子推向了父亲】

作者:外村骷髅
2019/8/23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5817
***********************************
  这是我第一部原创,本人圈内创作小白,第一次发布作品,文笔可能不是很
好,请大家勿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1
  我叫陈双岩,今年27岁,是一名某世界500强的公司的IT工程师,算
不上精英,但在我们A市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我不是那种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就是我们老家市里的一所二本学校,但在
我们山野农村已经算特别了不起了,我也算我们村近几年来唯一一名走出去的大
学生了。仍旧忘不了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父亲激动忘情的拍着我的肩膀,那一拍
让我差点肩胛骨骨折……随后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他那大眼睛上似乎有淡淡
的泪光,抬头对天粗犷豪爽的说:「哈哈俺的小岩也走出去了,你和大岩永远是
我的骄傲。孩子他娘,你看见了吧……」
  我入学后就遇到了我那一生的挚爱,她叫方晴晴,是我们学校设计系的「系
花」,居然还是我们学生会唯一的女会长,开学典礼的时候出来代表学生会讲话,
算是把我当时给迷住了,长的那是一个水灵灵,皮肤细嫩,有南方女孩特有的温
柔和娇美,一双大眼睛也是水汪汪的,而且左眼睑下的泪痣也真是名副其实的点
睛之笔。
  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属她的魔身材不算那种小巧玲珑的身材,倒是那种「安
产型」的身材。穿着黑t恤和一条黑色裙,露出了一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胸臀
都前凸后翘再搭配着杨柳细腰,真是魔鬼至极。
  下讲台的时候,明显看得出来美臀和兄部还一扭一扭的,我那时想这么皎洁
的月光怎么会照耀到我这颗平风而又黯淡的星空呢?可缘分就偏偏妙不可言,有
一次我们社团和设计系搞合作,我正好当时和这位「女神」搭档。
  当时,我至今难忘其他男生想用眼神杀死我的感觉,和她凑近,经常能闻到
少女特有的体香,我一开始会以为她是那种非常高冷范的女生,不食人间烟火那
种,但当我们合作的第一天我才发现原来她也「热情似火」,和我熟知以后经常
会和我开一些小玩笑,有时电脑方面一遇到困难就懒洋洋的,甚至撒个娇用她那
种南方人带着「嗲嗲」的音色向我求教,她也喜好运动,有时甚至强拉我一起陪
她去打网球,与她打球真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享受,打着网球的她带着微笑的面容
洒脱着愉悦的青春气息,看着她经常穿白t恤配黑短裙短裙,奔跑起来「真正的
球」波澜起伏,感觉那圆滚滚的充满了「营养」,美臀自然也是如此,是那种典
型的蜜桃臀,和她打球必须得带餐巾纸,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胸没想到这么大,起
码就有D罩杯。
  有时也主动约我一起去吃饭或逛街这种,而且就我们两个人,几乎都是她主
动请我,我以前也挺自卑的,认为我哪一点配得上她,也不知道哪一点吸引着她。
她和我做朋友也只是想维持「合作搭档」的关系吧。我一直有那种悲观情绪,虽
然我在大学一直听说她单身,甚至没有任何绯闻,因为找她表白的都被拒绝了。
  我一度以为这么棒的女生早就被人拥有过了吧,幸运女神最眷顾我的地方是,
一年之后在情人节当天她对我抢先表白了,是的你没听错,我一开始我瞬间就懵
了,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但她用她的嘴唇霸道的给了我解释,她的唇不是传统
意义的樱桃小嘴,也不是那种夸张的大嘴巴,而是嘴角带点天然上翘,红唇多肉
饱满。
  后来才了解到她为什么选择一个瘦瘦小小的书呆子——我,按她的话来讲就
是:「你老实呗!然后的就是跟我待在一起会很安心,不像其他男生都是满脑子
想睡她」一个女孩竟然洒脱到这种程度,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想让我接盘,但
不管怎样,先接了再说(真香)。
  在我们整个的大学4年,我都没有吃了她,我始终想让她想清楚,是否要跟
我这个所谓老实的穷屌丝,而她却似乎对我们的感情无比坚定,我在上大学时也
没问过想做到经济独立,虽然我父亲因为工作和个人爱好经常来城里,我爷俩经
常会一起唠嗑吃饭喝酒(虽然我窝囊的一如既往吃不过他喝不过他),他有一年
一直城里某处在做包工头,所以也就在城里待下来了,他平时都不会麻烦我,他
有他自己的正事要干,而对我则也是如此,一有空我就出去打工,或者和晴晴见
面。
  他一个月也有四五万工资,但我从来没主动问他要过,但我们只要一见面就
会偷偷塞给我钱,但我都存起来没有用过一分,他也知道,如果他硬推给我,我
也一定是拒绝的。母亲和大哥不在我们身边后,我和父亲一直相依为命,但我不
想再麻烦他了,因为我想真正独立自己,将来回报他这些年对我的「养育之恩」。
  毕业后打算去A市求职,她也决定跟我一起来,我那会儿很反对,那是我和
她在一起的第一次吼着她,我说:「为什么你要跟我去A市,毕业之后你明明有
可以留在这座城市(我们的老家城市在那会儿属于准一线,而A市只属于二线),
你却要跟我一块……去……受苦。」最后一句我是潸然泪下的吼出来。
  晴晴的表情很淡定却也带着严肃,她抹了抹我垂下的眼泪,静静只说了八个
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当场控制不住的和她相拥在一起,但我还是没
有要她,我怕将来我混不出头,会害了她一生,但是我心中下了决定,一定要让
她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到那时我一定要向她表白。
  我虽然自认聪明才智不算很好但我也凭借自己的努力,在这行内打出属于自
己的一番天地!很快我就从实习生到程序员再到码农最后成为了工程师,令人大
跌眼镜的是,我几乎是一年一台阶到达了可以独当一面的「IT高级工程师」。
  但晴晴呢,则去了一家略高大上的国企,在那里凭着她的强大的学术技能加
上以前「学生会干部」的管理经验,一直很受他们领导青睐,才两年就混到了设
计组的小组长,虽然累但工资我们已经当码农高很多了,也就是那会儿她一直鼓
励着我说我永远是最棒的。生活上我们已经同居在了一起,每当我加班到深夜的
时候,她大多数情况依旧会等我,即使有时也因为工作关系睡着了也会为我准备
了可口的热饭菜,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同房。那时候我们的爱情长跑已经走过去
了快7年,直到,我当上工程师,一改往日,在她生日那天主动的向她表白。
  我们在那天求婚的夜里,「行动」之前就定下打算两个月之后就结婚,然后,
我直接下意识的把老婆的衣服通通扒了,一脱衣服之后,我才发现晴晴的奶子远
比我想想中的大,我一只手竟然都拿不下来,起码就有34D!
  要知道我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我很少动手动脚的,摸老婆的奶子也就两三次,
我这人天生胆小怕事,总是鼓不起勇气来,可能老婆就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我吧
——因为我老实——胆小还是老实?有区别吗?
  正当我打算直接「雄赳赳气昂昂」打算冲的时候,突然脑子里想起我父亲以
前跟我讲「干之前一定要做足前戏」,我从小虽然受到「性」教育启蒙,但是,
要真当我下手的时候,不知道该从哪里进入,我瞬间就慌了,晴晴瞬间就笑了出
来,在尴尬和急促中我在老婆的帮助下进入了她的嫩屄,捅进了阴道,刚准备让
她尝尝自己「雄风」时,才发现我的阴茎太小对于晴晴阴道我根本捅不开,而那
花径深处我也进入不到,充满斗志的内心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还来不及
泄气呢,卡在阴道的肉棒只觉得好紧呀!原来自己妻子就是所谓的名穴吗?不一
会儿感觉有千万张小嘴吸着自己肉棒,把我舒服的那叫一个爽!但短短几分钟,
我就一泻千里了。
  令我欣慰的是,当看到那一抹嫣红从我跟她之前契合的部位慢慢绽放时,我
知道这一辈子,她都将会是我的女人了。而晴晴脸庞却迅速闪过一阵难察觉的失
落,但很快就面上挂起了微笑说:「没事的老公,你的处男被我夺走了哈哈哈」。
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这对我,是奇耻大辱,只要在我们农村,谁要说到「大
种马糙汉」所有人都会第一想到他的父亲。
  虽然自己没有继承到他们基因,可也令他不能接受,但「理想很丰满,现实
很骨感」过了十多分钟都始终直不起来……晴晴也没说啥,温柔的摸了我脸,我
一开始以为自己是第一次,没啥大不了的,以后有自己重振雄风的日子,但久而
久之,之后的日子,我每次做好准备,打算和妻子享受男女之欢,但抓着老婆3
5D雪球,费了半天劲才好不容易捅进去,只觉得还是一如既往紧到难以忍受!
就气喘吁吁地把米青液射了进去。
  晴晴兴头还没起来呢,我就丢盔卸甲,其实我自己也明白,这也和我常年以
来熬夜应酬有关系。有点早泄而且我这个人,不说特别帅但长得也不差,一看就
是混在人群之中没有特色的那种,而且我也瘦得可怜,肩膀和老婆一样宽,一脱
了上衣,肋骨就显现出来,丰满的老婆66公斤,我也才只有62公斤,老婆都
比我重,在性交的时候老婆稍微一动,不是我身体滑下去就是我肉棒滑出去。
  有一次我跟晴晴坐在床上聊天我讲到女人是要靠男人压的,压的越实女人越
舒服,所以我是压不住老婆的,晴晴一听之下还偷偷笑了起来,然后突然察觉到
什么脸色一变手捏着我的腰说:「好啊,原来你是在说我胖。」疼得我龇牙咧嘴。
  晴晴此时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蕾丝睡衣,加上一条黑色蕾丝边内裤套着她那
又白又嫩的美臀,一双雪白的大腿袒露在外,这一身少妇装扮穿在晴晴身上看上
去终究怎么都像未经人事的少女,讲到这里我心里默默地叹一口气。但我还是把
这个听起来荒谬的结论的起因跟晴晴讲了起来。
  那既是令我骄傲也是我不太想提起的往事,我倒现在都很遗憾的就是自己不
够高大,我172的的身高,在城市里包括农村虽然也不算矮了,有人会问这没
什么啊?但我接受不了,我从小到大一直听身边同村伙伴讲,一说到我们「陈家」
就是三个字「高大壮」我爹身高就在182以上,我母亲也有174的身高而且
我哥继承我父母高大的优秀基因,从小也是那种大块头身材,有时走到我面前都
有那种压迫感,所以小时候没有什么孩子都不敢欺负我之类的。
  以前小时候母亲健在爸爸好不容易参加比赛得个奖或者节假日回家,总会拿
着奖金或刚下发的工资带我和大哥还有妈妈一起出去玩,每次晚上在外住宾馆的
时候我爹我娘会开一间房那会儿我和我大哥就会住一块,睡觉的时候总能听到隔
壁爹妈的房间听见「咯吱咯吱」摇床的声音要么就是母亲被我那「种马爹」各种
送上高潮的声音。听到父母那交欢的声音,我和大哥都睡不着。
  而且我那父亲一弄起码就是5小时,我父亲总要来个六七次才能满足。早上
起床的时候母亲不是被父亲背着就是被父亲双手抱着,我母亲那70几公斤的安
产型身材只要碰上我爹那100多公斤种牛身躯只有可能被压榨。随后就是躺在
床上下不了床,走路能扶墙都不错了。但我父亲还是不离不弃把虚弱的母亲双手
抱着她背着她带她和我们一起去游玩踏青,毕竟这是他自己的杰作。
  中午野餐时我和父母哥哥一起野餐时,看着爸爸和哥哥都在狼吞虎咽吃着新
鲜牛肉和鸡蛋,母亲优雅小口的喝着自己家榨的果汁,看见这一幕,这都是我们
全家最幸福的时刻,但与此同时,也是我最想逃避的时刻每次一些路人看见我们
四口之家,总是会看出端倪,因为我跟我哥我爸我妈都完全不像。
  一些路人都会偷偷说:「这孩子咋跟他们不像呢?那家人全家都很壮,就这
孩子皮包骨的。」
  「你说是不是他们抱养这孩子然后专门虐待啊?你看这家的高个子肌肉男和
那个大块头小孩,明显就是一家人,那个母亲是离异再嫁吧?」
  「不不不我看不像,你发现没那母亲是也是高个子高鼻梁啊而且皮肤还带小
麦色,男人和肌肉男和壮小孩也是皮肤黝黑的,看起来都挺健康的,而那孩子就
白皮肤啊甚至没血色。」
  我虽然那会儿但我都听得懂他们在讲啥,的确,我不是和我的爸爸妈妈哥哥
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自己听见这些话总是心头刺在一遍遍刺痛我的心,而母亲也
总是会抱住哭泣我,而听见这些针对我的话,父亲总是会捏紧拳头,直接向他们
吼一句:「你tm的说什么呢?」父亲狠狠瞪着那小子,那些路人一看我父亲的
眼神和块头,以为要杀了他,跑得比兔子快。
  父亲是最不希望我受到伤害的,他那暴躁脾气以前为了我还差点出了事,我
小的时候村子也有人说过这种话,当时是村中有名的「大嘴巴」老黄,老黄不敢
当面对我父亲讲,但对一些其他邻居都在私下偷偷讲,我每次走在路上,看见那
些对我充怜悯的眼神,我是最不能忍受的,直接回到家就偷偷的哭,父亲有时在
家看见我这幅样子,瞬间明白了一切。
  因为这些经历加上父亲从小教我坚强的教导,我不会为了一些小事而哭泣,
令我耿耿于怀的只有这处「伤心事」。气得父亲直接跑到老黄家里,据后来邻居
讲,我父亲一脚就把他们家紧闭的木门踹成三段,那会儿老黄还打算跟她老婆上
床,但我那暴躁父亲冲进去一只手就把他从床上拎了下来,又把他当小鸡仔一样
扔来扔去,随后父亲举起他那沙包般的拳头对准老黄脑袋就摁在地上打,才打了
三四拳左右老黄眼睛鼻子直冒血在那有气无力的求饶,后来老黄隔壁家的张姐曾
暗恋过我父亲,一发现再打下去要出事,赶紧找了四个男的才把我父亲拉开,刚
开始张姨老公去拉我爹的时候我爹那铁棍般粗的手臂还不受控制的「咣」一下抡
去,张姨老公瞬间就被带倒还流了鼻血。
  回到家父亲那双带血的大手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我一直以为父亲是强壮暴
躁的人,但在那时我在他身上感到了温柔。讲到这里,我突然鼻子酸酸的但强忍
住眼泪没有让自己出糗,晴晴脸色有点不自然的挪了一下屁股,但随后就深情的
注视着我,用双手环住了我的头后,她用小巧舌尖替我拭去双眼中的水雾,我被
这行为给逗笑了,情不自禁的和她的灵巧舌头勾在了一块。勾了没一会儿我们的
头就触碰在了一起,我已经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比如说之前上学的时候我每一次
伸手,还没开口,她都能知道我是要借铅笔还是橡皮擦;她每一次例假,还没开
始,我就能感觉到她是不是又开始痛了,这都是这些年我们做搭档做伴侣所养成
的默契。她这是想让我继续说下去。
  然而,我并未察觉的是,晴晴的蕾丝内裤已经在偷偷的滴下下液体,那一刻
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听到有关他父亲那些事迹时开阴穴开始逐渐湿润起来?
据我父亲说,他是有次举石锁回家的时候路过荒野田地的时候看见一箱废弃盒子,
上面上有只肉嘟嘟但面色略显苍白正在「咿呀咿呀」叫的婴儿。
  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附近没人以后,「唉」的一声,父亲自说自话了起来:
「就当为我以前犯下的色孽还债吧」随后他那充满男人味棱角的脸笑了起来「小
家伙,你以后就是俺们陈龙岩的儿子啦!」父亲那时的我尚在襁褓之中,一直都
是靠母亲的乳汁给我营养,我母亲也是个身材丰满的人,哺乳期都是靠喝她奶汁
长大的,我们村没有喝奶粉习惯,而且那个年代奶粉也都是富人家的奢侈品,所
以奶大淀大就是娶妻的身材标准,这也是我为啥会和方晴晴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母亲就是这一标准,而且她的身材比晴晴还火辣……大哥比我大不了多少,
不过那会儿的他已经会走路了。这一点我到对父亲和母亲都很愧疚,那会儿母亲
肚子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可父母亲后来为了我的营养,决定把孩子给大了,也
正是这一打后,我母亲的身体开始走向下坡路。





上一篇:【与兼职熟女高丽琴的故事 】02
下一篇:【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16)
【玉璞集 YUPUG.COM】
玉璞集匿名用户 玉璞集匿名用户| 2024-5-21 10:58
有后续吗
【玉璞集 YUPUG.COM】
回复

使用道具

玉璞集匿名用户 玉璞集匿名用户| 2024-5-21 11:27
有没有后续有可以加我一下吧
:lo
【玉璞集 YUPUG.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