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蹂躏女刑警同人番外之闪点孽缘】(第十一章 榨乳)

[复制链接]
查看370 | 回复0 | 2024-2-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馨提醒:请点击右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
         

作者:菩提之王
2023/10/20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7,424 字

              第十一章:榨乳

  过了一会,大门又打开,两个农场工推着一个古怪的东西进来,这东西看起
来像个健身设备,通体用钢管焊接成「中」字形,下面有个底座,看上去颇为沉
重,放在四轮平板车上推着。

  农场工将这个架子卸下来,放在地上,接着又运进来第二个、第三个,最后
一共运进来五个,前后排成一串。

  随后,玲子夫人带着小敏、白灵灵走了进来,看到玲子夫人,众警花都是怒
火升腾,纷纷拍击着牢门,破口大骂,各种语言的骂声交织混杂,室内嗡嗡声响
成一片。

  玲子夫人任凭她们发泄了一会,交握在小腹位置的手慢慢举起,手中握着遥
控器,她轻轻一按按钮,众警花脖子上同时闪过一道蓝光,惨叫声中,全都倒地
抽搐。

  玲子指了指囚禁野上丽香的囚室,两个农场工打开牢门,将还在抽搐痉挛的
野上丽香拖了出来,她无力反抗,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手枷拷住。

  两个农场工将「中」字形架子中间的「口」字形部件打开,架起不断挣扎的
野上丽香,从背后按住她的双肩,迫使她弯下腰,将她纤腰塞进「口」字里,又
将「口」字部件扣住锁好,然后将野上丽香双脚按在底座上,用钢扣扣住,这位
一向以狡狯多智着称的女侦探就被用这种弯腰撅臀的屈辱姿势固定在架子上。

  另外一个农场工从外面搬进来一个透明的圆筒,他将圆筒放在野上丽香面前,
给圆筒安装上一根「Y」字形的软管,软管一头插入圆筒上部,另外两头各有一
个透明的半圆形罩子,扣在野上丽香两个已经明显胀大一个尺码的乳房上,将其
转成真空负压,牢牢吸住乳房。

  野上丽香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被塞了口球的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竭
力挣扎,但她双脚被钢扣牢牢扣在底座上,腰部又被卡住,微弱的挣扎完全无济
于事。

  与此同时,吴优和牛屎强打开杨清越的牢门,将不断挣扎的杨清越拉出囚室,
如果在以前,以杨清越的功夫,能轻易击倒二人,但她被定期注射了肌肉松弛剂,
昨天到现在又一直没吃东西,全身无力无法对抗两个壮汉,很快也被反绑双手,
塞上口环,固定在「中」字形钢架上,同样被在乳房扣上半圆形的透明罩子,装
上一个乳汁收集桶。

  毕婵娟、薇丽·亨特、大泽绘里子也被拉出囚室,固定在架子上,乳房扣上
榨乳的圆盘和机器。

  玲子夫人笑吟吟的看着她们五人,用英语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种药
物,没错,这种药物确实和CIA的空孕催乳剂同出一源,它最初的研发者是村
间教授,他是太平洋战争前日本最有名的畜牧学专家,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这位
村间教授基于他引进、驯养荷兰黑白花奶牛的经验认为,经过精心的筛选和驯育,
辅以药物和物理性措施,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俘获的女性敌方人员,制备成乳
人,成为随军流动小型乳品供应站。」

  杨清越听得后背发凉,随即一股怒火从心中涌起,目眦欲裂,先用空孕催乳
剂让女人的乳房涨大充满乳汁,又用这种极度屈辱的方式榨乳,完全是把她们当
成了牲畜,简直是丧心病狂。她瞪着玲子夫人,眸子中似乎要喷出火来。毕婵娟
则呜呜呜的叫着,用力挣扎,力量之大几乎将榨乳的吸盘挣脱,农场工不得不按
住她的肩膀制止。薇丽·亨特也怒视着玲子夫人,而野上丽香和大泽绘里子的脸
色变得相当难看,又是窘迫又是愤怒。

  「畜生!真是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们这些日本子都是该下地狱!」囚室里
的方凌霄大声骂道,傅正玲、韩雨燕、丁梅、徐贞儿等人也纷纷破口大骂,白灵
灵紧紧抿着嘴唇,咬紧了牙齿,连小敏也脸色尴尬,不知是该愤怒还是该装得若
无其事。倒是听不懂英语的吴优、牛屎强等几个农场工在傻乐,不知玲子夫人说
了什么让这些女警如此破防。

  玲子夫人继续说道:「在昭和天皇支持下,村间教授在朝鲜、上海、海南建
立了三个人乳试验场,通过这些试验场的试验,他研发出了一种代号为K的药剂,
能让有过生育史的女人在未怀孕的情况下分泌出足量奶水。后来日本战败,村间
教授的一位弟子野村博士向美国的OSS提供了这种药物,美国人想把这种药开
发成一种审讯药物,于是资助村间教授他们继续实验,一直到50年代才研发出
第二代K药剂,也就是所谓的空孕催乳剂。当年V国独立战争时着名的女英雄,
起义军红霞支队的领导人练红霞被白岛陈家俘虏后,就被使用过这种药物,最终
屈服招供。美国人在越南也曾用这种药审讯被俘的越南女游击队员,据说效果不
错。」她说到这里,忽然弯下腰,对着正被榨乳器折磨的野上丽香说:「啊,野
上小姐可能不知道,野村博士和您的爷爷交情不错,哎呀呀,那时候野村博士可
不会想到,有一天野上家的二小姐也会享用这种药物。」

  野上丽香惊愕得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但她的嘴被塞住说不出话,
一时间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心中乱成一团。

  玲子夫人嘲讽了一把丽香,又继续说道:「不过你们很幸运,我给你们用的
是野村博士的弟子研发的第四代药剂,代号是「XTPA—404」,副作用很
小,除了产乳,最多也就是让你们变得欲求不满,性欲旺盛而已,而且还附赠丰
乳效果,根据你们体质不同,每人会长大1—2个罩杯,比垫硅胶盐水袋效果好
得多。不用谢,这也是客人的要求。好了,开始吧。」

  农场工在圆筒上按了一个按钮,圆筒发出一阵嗡嗡声,随着机器启动,杨清
越只觉得那两个罩子传来强大的吸力,扯得乳房生疼,但乳汁却一时无法从乳孔
出来,乳房越来越涨,疼痛感也逐渐增加,她想喊叫,但嘴里同样被戴了一个口
环。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吴优乐呵呵的过来,笑道:「别急别急,杨队长,你没生过孩子吧,这是初
乳,要通通乳孔。」说着停下机器,将榨乳的圆罩子取下来,双手握住杨清越的
乳房,慢慢挤捏揉搓。

  牛屎强看着好玩,也过来抓住杨清越另一个乳房,学着吴优的样子,又是揉
搓又是挤捏,一边笑道:「小吴,你不会当过挤奶工吧?」

  吴优笑着回应:「我是农村人,家里养过奶牛,这给奶牛挤奶的功夫从小就
学过。」

  如果这时候能自由行动,杨清越恐怕会毫不犹豫扑向这两个人,和他们同归
于尽,堂堂女刑警队长,不仅沦为妓女,现在更是沦为母畜,像奶牛一样被挤
奶。

  更让她深感屈辱且难受的,是随着两人对乳房的揉捏,她竟然不自禁的产生
了一种奇特的快感,脸庞发热,她甚至能清晰感觉到乳房里液体在流动,偏偏又
被什么堵住出不去,这使得她更加难受。

  吴优突然低下头,歪着脑袋将杨清越的乳房含在嘴里,牙齿轻轻咬住粉红鲜
嫩的乳头,用力一吸。

  「呜呜呜呜!」杨清越猛地瞪大了眼睛,她感觉那只乳房里胀满的液体猛然
找到了出路,喷射而出,产生的快感让她立刻攀登上了一个小高潮,蜜穴里涌出
一股液体,她竟然爽得泄身了!

  牛屎强有样学样,也在杨清越另一个乳房上用力吸了一口,同样有白色的乳
汁从乳头喷射而出,释放的快感让杨清越不自禁的发出呜呜的叫声。

  吴优被灌了一大口奶水,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笑嘻嘻的说道:「味道不
错,杨队长的奶水好香浓啊。」

  小敏也颇感兴趣过来,趴下来凑到杨清越的乳房上吸了一口,却呸呸呸的吐
掉,娇嗔道:「吴哥你骗我,好大一股腥味。」

  杨清越羞愤欲死,委屈的泪水流出眼角,但不知是不是高潮的余韵还未消散,
还是吴优小敏这些极具侮辱性的行为,在让她产生愤怒、害羞情绪的同时,下体
传出一种混杂了瘙痒的快感,使得她不由自主的微微晃动臀部,双腿夹紧,慢慢
摩擦着蜜穴。

  吴优将吸奶器的圆盘扣好,在嗡嗡声中,吸奶器开始工作,一股,又是一股,
白色的乳汁从杨清越的乳头中如箭一般喷出,顺着导管汇入下面的玻璃罐,眼看
着玻璃罐里的乳汁逐渐增多起来。

  农场工们又搬来一台炮机,在杨清越身后安装好,随着嗡嗡声响起,炮机最
前端的两个粗大的假阳具捅入她的蜜穴和菊肛,快速抽插起来。

  杨清越只觉得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如果是被吴优或其他农场工奸淫,杨清越
还能靠对他们的厌恶、反感,用意志压抑性冲动,但现在抽插她蜜穴和菊肛的只
是炮机,无意中反倒降低了她的抵抗意志,让她逐渐被炮机的节奏控制,假阳具
抽插得越快,她的腰也抖动得越快,假阳具减慢速度,她反倒不断晃动屁股,迎
合抽插的深入,从鼻子和嘴巴漏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淫靡甜腻。

  玲子夫人踱步到大泽绘里子面前,上下打量着她,故作惊讶的笑道:「纳
尼!绘里子姐姐,您的胸围好像大了不少啊,以后不能叫您平胸警视了。」

  大泽绘里子抬起头,一口唾沫向玲子吐去,玲子夫人早有准备,一歪头躲过,
伸手握住她的脸颊,小敏机灵的拿出一个口球,塞入大泽绘里子的嘴里,在脑后
固定好。

  大泽绘里子双目圆睁,呜呜的叫着,用力挣扎,但她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
那钢架十分坚固,根本挣扎不动。

  玲子夫人笑嘻嘻的说道:「绘里子姐姐好像还没生过孩子吧,那这还是您的
初乳呢,哎呀,这可是很宝贵的。敏酱,待会收好做奶油蛋糕,我要尝尝大泽警
视的初乳味道。」

  小敏很识趣的捧哏:「可是夫人,大泽警视胸那么小,恐怕没什么奶水哦,
你看,到现在都没挤出来。」

  被送到农场的警花里,大泽绘里子和薇丽·亨特是年龄最大的两个,一个已
年过40,另一个也有35、6岁,但都没有哺乳的经历,像杨清越一样一直未
能顺利出乳。

  玲子夫人笑着将吴优招呼过来,用流利的汉语说:「吴君,麻烦您教我,怎
么为母牛挤奶好吗?」

  吴优受宠若惊,点头哈腰:「您太客气了,没问题,完全没问题。」但他随
即发现,大泽绘里子乳房原本只有A杯,现在虽然因为催乳剂的作用涨大到接近
B杯尺寸,但相比杨清越还是偏小,他惯用的挤奶手法并不适用。

  吴优摸着大泽绘里子的一个乳房,又揉又搓又挤,还不时用手指捻着涨大勃
起如红枣的乳头搓弄,还俯下身子含住乳头又吸又吮,用舌头挑动乳头,折腾了
好一会,大泽绘里子呜的一声哀鸣,蜜穴里流淌出几滴蜜液,竟被刺激出一个小
高潮,与此同时,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的乳头冲出。

  小敏连声叫好,玲子夫人也眉开眼笑,学着吴优的样子给大泽绘里子的另一
个乳房挤奶,她又挤又捏了好一会,乳房虽然鼓涨得满满的,却仍然没有喷出奶
水。

  玲子不愿意去吸吮大泽绘里子的乳头,她眼珠一转,让农场工也搬来一个炮
机,放在大泽绘里子身后,粗大的假阳具对准了她的蜜穴。

  随着炮机启动,大泽绘里子「呜」的一声哀鸣,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蜜穴和
肛门猛地被填满,接着一阵又一阵的快感随着快速抽插向大脑传递,她想喊叫,
但嘴被塞住,只能发出一阵阵细若箫管的呻吟。

  「出来了,出来了!」小敏惊喜的叫道,果然,随着大泽绘里子在炮机抽插
下攀上一个小高潮,正在被玲子夫人揉捏挤压的乳头猛地喷出一股白色的奶水,
小敏忙将榨乳的圆盘扣上去,开启机器抽成真空,将喷射而出的奶水收集起来。

  「啊,绘里子姐姐,您可真是淫荡呢,一到性高潮就激动得喷奶。」玲子夫
人继续嘲笑着这个冤家对头,大泽绘里子又是害羞又是愤怒,但蜜穴被不断抽插,
双乳又被榨出母乳,双重的刺激让她只能用鼻子发出一阵阵销魂的喘息呻吟,原
本锐利的目光也已经变得迷离妩媚,双颊飞起红晕,更添风情。

  玲子夫人忽然伸手摘下她的口球,大泽绘里子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销魂蚀骨
的浪叫:「啊……啊……」她立刻意识到这声浪叫暴露了自己的软弱,随即紧紧
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玲子夫人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伸手捏住她的脸颊,低头向她的嘴唇吻去,
大泽绘里子猝不及防被吻住嘴唇,只觉得有电流从嘴唇通过,全身酥麻发软,双
目圆瞪,发出呜呜的叫声,玲子夫人吻了一会,才松开她的嘴唇,一缕长长的唾
线垂挂在两人樱唇之间,玲子伸出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舔了一圈,狐狸般的美
目中透着无尽的风情妩媚,腻声道:「大泽警视,你的吻技,还需要好好练练
哦。」

  大泽绘里子又羞又愤,被女人亲吻更是让她尴尬羞恼不已,更让她难堪的是,
刚才那个亲吻竟然让她不由自主产生了更强的性冲动,恰好假阳具这时又是一记
重击,撞到蜜穴深处,让她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浪叫,高潮的快感席卷全身,整个
身体不断颤抖,蜜液如洪水般涌出,淋烫在假阳具上。

  另一边,吴优给野上丽香挤了奶,扣上吸乳的圆盘,圆筒发出一阵嗡嗡声,
野上丽香只觉得扣在胸部的半圆形罩子里传来一阵强大的吸力,她猛地瞪大了眼
睛,两股黄白色的液体从她的乳头喷射而出,顺着软管,流入下面的圆筒里。与
此同时,她身后的炮机也启动了,假阳具快速抽插着她的蜜穴和菊肛,野上丽香
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激烈挣扎,却无法挣脱,最终她放弃了挣扎,一向高
傲强势的女侦探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发出无声的哭泣。

  下一个被挤奶的是毕婵娟,以吴优这个专业「马夫」的眼光来看,虽然毕婵
娟颜值逊色于杨清越,但那种彪悍野性的气质却别有韵味,很能挑动男人的征服
欲。论身材,两人也是各有千秋,杨清越身材高挑性感,虽然骨架子不小,但肩
背比较薄,细腰长腿,隆胸翘臀,和一流性感名模相比都毫不逊色;毕婵娟的身
材更加肉感,她的腰明显要粗一些,肩背也更厚实,但配上硕大的乳房和滚圆肥
厚的臀部,腰臀比仍在0。7以下,手臂长腿的肌肉线条流畅,整个人并不显得
过于粗壮,反倒有种肉欲的性感。

  和杨清越一样,毕婵娟的乳房也是半圆形的,充满乳汁后比原先大了不少,
沉甸甸的坠着,吴优刚上手挤了几下,乳头就滴出几滴白色的乳汁,把榨乳的圆
盘扣上,启动按钮,随着嗡嗡声响起,黄白色的乳汁如水箭般喷出。

  「哎呀,毕警官,你这奶子可真是宝贝,奶水不用挤就流出来了,难道你以
前奶过孩子?」吴优笑道,毕婵娟气得用力挣扎,力量之大连沉重的钢架都晃动
起来。

  正在给薇莉·亨特挤奶的牛屎强笑着拍了拍薇莉肥厚多肉的肉臀,笑道:
「小吴,我和你打个赌,这头大洋马肯定产奶最多,是高产奶牛。」

  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警虽然年龄不小,但相貌成熟美丽,一米八二的身高在
所有受训女警中是最高的,100E-70-104的身材丰腴中又不失健美,
是极有魅力的性感熟女。

  她的乳房也是完美的半圆形,正在给她挤奶的牛屎强可以肯定,这个熟女大
洋马的乳房并没有植入硅胶或盐水袋,完全是天然的,以她的年龄,乳房这么大
还保持坚挺,可说相当难得。

  吴优将沾满奶水的手在毕婵娟滚圆肥硕的肉臀上擦干净,梗着脖子说:「行
啊,比就比。我猜毕警官产奶量不会比这头大洋马少。」他脱掉裤子走到毕婵娟
身后,拍了拍她高高翘起的臀部,也懒得挑逗,在坚挺起来的阳具上戴好安全套,
直接插入毕婵娟的蜜穴。

  刚一插入,吴优就知道刚才自己说错了,毕婵娟肯定没生过孩子,屄穴紧
窄,和杨清越有一拼。

  「毕警官,你倒是动一下,别学杨队长,跟死鱼一样,一点也不配合。」吴
优一边嘲笑着毕婵娟,一边用双手拍打着她那滚圆结实的肥臀,享受着那绝妙的
手感,啪啪啪啪的声响中,又羞又怒的毕婵娟竭力晃动臀部,想摆脱他的抽插,
但吴优随即双手卡住毕婵娟的腰,腹部一下一下撞击着她肥厚多肉的臀部,弹性
十足的臀肉成为上好的肉垫,撞起来很是舒服,而紧窄的屄穴里的蜜肉也充满弹
性,阳具每一次出入,都被蜜肉摩擦挤压,由于「XTPA—404」药剂作用,
毕婵娟早已经春情勃发,蜜穴内源源不断分泌的黏腻蜜液成为上好的润滑剂,在
不间断的抽插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甚至在蜜穴口形成泡沫,点点滴滴
落在地上。

  「这妞肏起来不比杨清越差啊。」吴优心想,而且毕婵娟比杨清越多了股野
性,杨清越在发现无力挣扎后采取的措施是消极抵抗装死,而毕婵娟似乎体力更
加充沛,想方设法不配合吴优的抽插,但是「XTPA—404」药剂作用下,
她的乳汁正在被源源不断榨出,体力也在随之衰减,很快就没了力气,被吴优牢
牢按住,啪啪啪啪连续冲撞,撞得肥臀丰乳不断摇晃,乳波臀浪翻涌,脸涨得通
红,不断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眉眼间浓浓春意似要滴下水来。

  另一边,牛屎强正在折腾薇莉·亨特,「妈的,这头熟透的大洋马还真惹
火。」他脱掉裤子,趴在薇莉的背上,坚挺的阳具凑在薇莉肥厚多肉的圆臀上又
挤又蹭,一双手从薇莉身体两边肋下探过去,抓住那硕大坚挺的乳房抓捏。牛屎
强身材瘦小,趴在高大丰满的薇莉身上,倒像是一只猴子骑在大白羊身上,颇为
可笑。

  和杨清越、毕婵娟不同,薇莉的性观念更加开放,炮友、一夜情对她来说是
家常便饭,执行任务时也经常用美人计色诱,作为一名有丰富性经验的熟女警探,
薇莉深知在落入敌手遭受强奸时该如何应付,她不打算硬抗,而是希望通过配合
牛屎强,让他尽快射精,减少自己被折磨的时间。因此当牛屎强插入她蜜穴时,
她只是闷哼了一声,没有抗拒。

  「咦,这大洋马年纪不小,屄还挺紧的啊。」牛屎强略有诧异,双手抱住熟
女美妇的肥臀,用力挺动,一下下猛插,因为空孕催乳剂的作用,薇莉的蜜穴里
早已经湿透,腻滑的蜜液随着抽插不断流出、滴下,抽插起来十分顺畅,更让牛
屎强惊喜的是,熟女的久旷之躯在空孕催乳剂的作用下早已燃起了欲火,他刚插
了几下,薇莉就主动摇起屁股,配合他的抽插,高一声低一声的喘息也逐渐变得
淫靡柔腻。

  「我靠,果然还是熟女懂事,这么配合。」牛屎强大喜,抽插得更加凶猛,
而薇莉也越来越主动,动作狂野凶猛,不一会就让牛屎强有了射精的冲动。

  牛屎强正想拔出阳具,以免这么快射精,却不料阴茎被蜜穴的屄肉紧紧挤压,
难以言表的快感让他爽得灵魂升天,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精液喷射在安全套
里。

  牛屎强倒退两步,将已经疲软的肉棒拔出来,摘掉安全套,在薇莉仍然结实
的肥臀上拍了一掌,笑道:「还别说,这熟女肏起来还真是别有风味。我就说嘛,
这古井只要你掏得动,比小姑娘还有味,小吴啊,回头有机会你再试试这头熟女
大洋马。」

  说话间,随着乳汁逐渐被榨乳机器抽出,杨清越等人的乳房尺寸也逐渐缩
小,吴优看了看毕婵娟面前玻璃罐上的刻度,说:「这头母畜产量是140毫
升。」

  牛屎强也看了看薇丽·亨特的奶罐,笑道:「差不多160毫升,第一次产
奶有这个量,还真是头好母牛啊。」

  小敏咯咯笑道:「哎呀,没想到,杨队长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有150毫
升呢。」

  玲子夫人也笑道:「哎呀,野上侦探,大泽警视,你们两位可被比下去了,
一个才110毫升,另一个才90毫升,实在太少了,太丢我们日本人的脸
了。」这句话她故意用日语说,气得两人几乎晕过去。

  杨清越也是又羞又怒,但竭尽全力也只能挣扎几下表示抗议,不知何时,羞
愤的泪水从眼角流淌而下,泪流满面。

  囚室里的其他女警一开始还拍打着囚室门抗议,但拍打声、叫骂声越来越
小,看着五人的惨状,众人只觉得背后发凉,噤若寒蝉。

  终于,杨清越等人被从刑架上放下来,扔回囚室,农场工们又将周剑兰、高
坂惠子和方玉燕拉了出来,这三人没有任何反抗,自己乖乖走到钢架上站好,甚
至没有捆绑,就被装上榨乳器抽取乳汁。

  到第三批时,克拉丽丝、韩雨燕、吉赛尔虽然拼命挣扎反抗,但最后还是被
捆在刑架上,装上榨乳器。等到农场工去拉李信雨和安梨鹤奈时,二人仅略微反
抗了几下,就被按在刑架上捆好,装上榨乳器,一边被榨奶,一边被农场工们
肏。

  随着最后一批女警徐贞儿、方凌霄、傅正玲、丁梅、麦丽花被强行捆上刑架,
在电动机的嗡嗡声中,她们也完成了乳汁的榨取。强烈的屈辱感让部分女警失声
痛哭,囚室内回荡着一阵阵抽泣声。

               (待续)

温馨提醒:记得点击左下方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上一篇:【蹂躏女刑警同人番外之闪点孽缘】(第七章 玲子夫人的农场)
【玉璞集 YUPUG.COM】